立即下载

上海:做垃圾分类"行动派" 当上班族遇到定时定点……

06-05 17:08 上海大调研

  垃圾分类看似事小,但“利民之事,丝发必兴”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近日对垃圾分类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,要开展广泛的教育引导工作,让广大人民群众认识到实行垃圾分类的重要性和必要性,通过有效的督促引导,让更多人行动起来,培养垃圾分类的好习惯,全社会人人动手,一起来为改善生活环境作努力,一起来为绿色发展、可持续发展作贡献。

  今天是6月5日、世界环境日。在上海,各界也正在为7月1日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正式施行做着积极准备。

  从今天起,上海大调研推出“做垃圾分类的‘行动派’”栏目,聚焦生活垃圾分类,分享各界实施生活垃圾分类的好建议、好做法,大家一起行动起来,让垃圾分类成为全社会的行为习惯和文明风尚。

  “996”和“垃圾分类”两个看上去毫不相干的话题,这两天却被联系在了一起,成了上海热议的焦点

  上海在迈入生活垃圾强制分类时代的过程中,要求小区实行“定时定点”扔垃圾,但当垃圾桶每天早晚“限时”开放后,早出晚归的上班族却总是容易错过投放时段。拎着垃圾袋,站在铁将军把门的垃圾桶前,“996”们发出心灵拷问:上班族,到底要怎么扔垃圾?定时定点,是否能更人性化一点?一方面是“无规矩不成方圆”,一方面是客观条件确实不允许,“定时定点”的矛盾是否有解?来听听各界的真实声音。

  温和派:预留24小时垃圾箱

  位于虹口区的宇泰景苑,是嘉兴路街道首个试行垃圾分类的小区。小区投放时间段为:每天7:30-9:30,18:00-20:00,共有3个临时点位可以扔垃圾。临时点位撤桶之后,小区垃圾箱房还有一组24小时开放的垃圾箱,可以供错过时间的居民扔垃圾。

  居委会书记王静华说,设计垃圾分类方案时,起初就考虑到投放时段可能对部分居民不太方便,特地留了一个24小时的垃圾箱。但24小时能扔,不代表可以乱扔,保洁员经常会在垃圾箱房外工作,也会随时督促指导。“居委、志愿者、物业,大家都是居民,设身处地想一想,自己都不能接受的方案,别人也接受不了啊。”

  托底派:物业对特殊群体上门收垃圾

  同一街道的国际公寓和爱家豪庭小区,采取了物业“托底”的方式。

  国际公寓是街道内第一个撤楼层桶的小区,“定时定点”推行之初,也遭遇过不少反对的声音。

  有三四户业主明确反对撤桶,要求在楼道里加桶;也有居民认为扔垃圾的时间段不人性化,“上午买菜晚,不应该那么早扔垃圾,应该放在中午”;还有租房子的上班族认为早上太早,希望10点后开放扔垃圾;楼里有些年纪很大的独居老人,每天下楼扔垃圾确实不太方便……

  物业最后表态,对有特殊情况的群体,可以提供上门收集垃圾的服务。不过,说也奇怪,至今都只有极少数业主提出需求,甚至有80多岁的老人说,我走得动,自己下楼扔。

  智慧派:智能垃圾箱扫码随时开启

  除了靠人力解决误时投放的问题,有些小区则引入了智能式垃圾桶。

  在密云路611弄林云小区,有几台智能式垃圾桶,居民扫一下积分卡,就能将干湿垃圾分类投入。

  徐汇区的汇东小区,在扔垃圾时间段的问题上,调整了很多次。开始试行时是上午8时—9时、下午2时—3时,一个月后召开志愿者会,大家反映时间不适合,就调整为5:30-6:30。后来,又有居民有精准投放的需求,居委干部就考虑引入智能化设备,一来实现24小时对居民开放,二来也能自动识别投放正确率。

  这些小区的居民都认为,智能垃圾桶既可以让人随时扔垃圾,也不会像24小时敞开的垃圾桶那样,产生难闻的异味。但扫码开门要花费时间,每人扔干湿两包垃圾,就要扫两次,如果再要扔可回收物,费时就更长。所以,在这些小区,高峰时段扔垃圾都要排队了呢。

  坚决派:让老外租户调整作息时间

  也有小区坚决执行“定时定点”的。在华阳街道,这样的小区有很多。

  陶安小区是上世纪90年代老公房小区,分类垃圾箱、洗手池、志愿者执勤小亭一应俱全。“定时定点”在这里执行得一丝不苟,非投放时间段垃圾箱“铁将军把门”,箱外也看不到一点污水、闻不到一点臭味。

  业委会主任胡锡祺说过一个故事,小区里有户搞文艺工作的外国租客,女孩子们晚出晚归,作息和垃圾投放的时间段“乓不拢”。一开始推“定时”,她们下来发现垃圾房锁了,就把垃圾袋扔地上。志愿者们通过探头查到源头,发现是外国人,就辗转请来隔壁小区会说英语的业委会主任,与块长、居委会书记、业委会等一起上门做思想工作。

  大家苦口婆心劝说,最终对方同意早起一会儿,配合小区把扔垃圾这件“头等大事”做好。

  “定时定点”如何做?

  社会各界建言献策

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街道干部认为,在推行垃圾分类的初期,绝不能开“误时投放”的口子。在居民习惯慢慢养成的同时,可以进行上门排摸,为有特殊需求的群体进行登记或提供特殊服务。

  上海濯涟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春也认为,24小时垃圾箱非常容易产生“破窗效应”,只要有一个人开始乱扔,大家都会觉得自己分也是白分,开始效仿混投。

  不过,她也理解上班族的诉求,因此在实际操作中,严格执行“定时定点”的小区并不占多数,“我们指导分类的约90个小区中,只有1个严格定时定点,灵活的小区是多数”。她认为,从长远来看,定时定点是趋势,但在推行初期,可以给居民留一段缓冲期。等他们养成习惯,并且看到关上垃圾桶给居住环境带来的改变后,更能心甘情愿地去遵守规定。

  她还说,日本在推行垃圾分类时,有些上班族会将扔不了的垃圾带到公司分类扔,也有的在办公室放个堆肥桶,湿垃圾直接堆肥。还有人会将湿垃圾包裹严实,放在冰柜里冰起来,等待下一次投放。或者会购买除臭剂,去除湿垃圾的异味,存在家里周末再扔。

  爱芬环保联合创始人郝利琼则认为,定时定点必须是趋势。“如果定时了,有志愿者教育、指导、支持居民,帮助你更好地分类,看起来是受限了,其实是得到支持了。”她认为,这是一个多方受益的过程,唯一的不足就是居民不方便,但要规范就要去执行。上班族扔不了怎么办?拜托邻居帮忙扔也是一种方式。

  主管部门怎么说?

  前不久,上海出台了《上海市生活垃圾定时定点分类投放制度实施导则》,明确定时定点要因地制宜,防止一刀切。

  对于设“定时定点”点位的数量、地点和开放时间,导则都予以了解答。比如,在点位设置上,建议每300户至500户居民设置一个“定时定点”投放点,建议“定时定点”投放点每天开放3个小时至4个小时(一般分上午、傍晚两个时间段)。

  导则还明确,推进“定时定点”要分准备期、实施期和维持期——定时定点制度实施初期,可根据定时定点方案意见征询期间居民对方案的意见统一程度,对于意见分歧较大的,按照不同情况,做好过渡性引导工作:

  原地面楼栋前或几幢楼之前设置投放点的住宅小区,在做好居民宣传承诺基础上,可以设置误时投放点,误时投放点数量比例应等于或少于定时定点点位数量;原楼层内设置投放点的住宅小区,可保留全部或部分楼层投放点,通过约定承诺等方式,引导居民分类后楼层投放,对约定期间内未分类的楼层,逐步撤桶,实施集中定时定点投放。

责任编辑 陶恒 

展开
打开文明中国,发出你的声音